《 江南论坛 》欢迎您!   2024-06-24 星期一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联系电话:0510—80908055
长三角发展论坛 首页 >

以数字化服务业推动长三角数实深度融合研究

作者:何 骏 连欣燕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697   发布日期:2024-1-24

摘  要  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催生出数字化服务业,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和人工智能等为其服务内容,以高度智能化、高度安全性、良好扩展性、低成本高效益和全方位支持等为其行业特征,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背景下,数字化服务业孕育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对长三角而言,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关键在于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通过理论上构建“发展平台—创新模式—空间布局”的数字化服务业发展方案,实践中打造“创新测试—全球展示—协同合作”的数字化服务业承载空间,赋能长三角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实现数实融合向纵深发展,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取得新的重大突破。

关键词  数字化服务业;长三角;数实融合

2023年11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主持召开深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时指出,深入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进一步提升创新能力、产业竞争力、发展能级,率先形成更高层次改革开放新格局,对于我国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强国建设、民族复兴伟业,意义重大。推进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加大制度和体制机制创新力度,在重点领域重点区域实现更大突破。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加快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长三角要以数字化服务业为抓手,以数实融合深度发展为重点领域,有效推动长三角数实融合向纵深发展,加快长三角产业转型升级步伐,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取得新的重大突破。

一、数实融合催生了数字化服务业

(一)数字化服务业的产生背景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过程实际上是各个实体产业数字化的过程,也就是说,无论是农业、制造业和服务业,都要通过数字化转型,最终实现数字化变革,实现产业脱胎换骨的发展。目前,我国制造业数字化、服务业数字化、农业数字化均在稳步推进。我国通过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鼓励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应用与拓展,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提升产业发展效率。企业数字化的过程就是企业利用数字技术和创新的方式,重新设计和改造其业务流程、组织结构、产品和服务,以提高效率、创造价值和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它是企业为了应对数字时代的挑战和机遇,从传统的模式向数字化和智能化方向转变的过程,是数实融合的直接体现和必经阶段。伴随着企业数字化的过程,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在实现深度融合的同时,也激发出全新的经济增长动能。事实上,对实体企业而言,数字化的过程就是为企业提供数字化服务的过程,可以由第三方专业公司根据企业数字化需求来提供针对性的解决方案,通过服务提升企业的数字化率。在此背景下,数字化服务业类似金融、物流和信息等生产性服务业应运而生。

(二)数字化服务业的重要特征

就行业服务内容而言,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的过程中,企业向数字化服务提供商提出数字化转型需求,包括大数据服务、云计算服务、区块链服务、物联网服务、人工智能服务、安全服务、数据中心服务、应用开发服务、人才培养服务等。例如,通过大数据服务,企业可以收集和分析大量的数据,从而提高企业的决策能力和竞争力。大数据服务可以帮助企业发现潜在的机会和问题,预测未来的趋势,同时也可以帮助企业优化业务流程和提高产品质量;再如,通过云计算服务,企业可以将自己的数据和应用程序存储在云端,从而实现数据的共享和应用程序的远程访问。云计算服务可以帮助企业节省IT成本,提高IT资源的利用率,同时也可以提高企业的敏捷性和灵活性等。通过这些数字化服务产品,为企业实现数实融合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撑和业务支持。

就行业特征而言,数字化服务业呈现出的行业特征主要包括高度智能化、高度安全性、良好扩展性、低成本高效益、全方位支持等方面。数字化服务业提供的服务产品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具备高度智能化和自动化的特点,可以为企业提供智能化的决策和服务。服务产品还具有高度的安全性和可靠性,采用多重安全机制,保障企业数据的安全性和隐私性。同时,服务产品具有良好的可扩展性和灵活性,可以根据企业的实际需求进行个性化定制,以适应不同行业和业务的需求。此外,数字化服务业还具有低成本、高效益的特点,企业可以通过订阅服务方式,降低数字化转型的成本和风险,提高数实融合的效益和速度。数字化服务业通过全方位的支持和服务,提供技术支持、培训、咨询等服务,为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提供全方位的帮助和支持。

就行业类别而言,数字化服务业属于生产性服务业,目前处于起步阶段,但是其发展速度较快,已有众多知名公司介入此行业,如亚马逊AWS、微软Azure、IBM云、腾讯云、阿里云、SAP、Oracle、谷歌云、Salesforce等。

就发展趋势而言,数字化服务业未来发展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并存。在技术、数据安全和组织变革等方面面临较多挑战,但在提高生产效率、降低企业成本、优化业务流程、提高客户体验等方面孕育着巨大的商机。

二、以数字化服务业推动长三角数实深度融合的理论研究

(一)基本框架与思路

长三角地区三省一市2022年数字经济规模占全国近三成,数据基础设施建设完备,覆盖率高,数据产出规模与综合算力水平位居全国前列。长三角地区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约占全国规模的60%,人工智能(AI)产业约占全国规模的1/3,新能源汽车生产占比全国约38%。因此,长三角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具有强烈需求和现实支撑。目前长三角地区正处在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程度和速度将决定长三角地区产业转型升级的成败。对长三角地区而言,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关键在于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通过构建“发展平台—创新模式—空间布局”的数字化服务业发展方案,有助于数字化服务业加快发展,赋能长三角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实现数实融合向纵深发展。首先,通过打造以价值链整合为底座、以创新力溢出为动力、以功能性支撑为保障的数字化服务业平台,提升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能级水平;其次,通过产品设计深度创新模式、研发业态模拟创新模式和资源配置驱动创新模式实现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全流程”模式创新;最后,利用长三角高端制造业企业基地,促进数字化服务业企业在其周边布局,加快形成全球城市—区域空间结构。

当前,科技创新与产业变革正重塑全球创新版图。在制造业领域,智能制造已成为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关键力量。而要实现智能制造就需要加快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长三角拥有优越的区位条件和产业基础,为智能制造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发展空间。为此,长三角应立足制造本质,紧扣智能特征,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推动数字经济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推动数字化服务业赋能新型工业化,加快形成新质生产力。长三角要以智能工厂建设作为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主战场,促进生产制造全过程、产品全生命周期、供应链全环节的系统优化和全面提升。同时,大力发展大数据服务、云计算服务、区块链服务、物联网服务等数字化服务业,推动集成创新与智能制造系统解决方案。可见,长三角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为数字化服务业发展提供了难得契机,数字化服务业为长三角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强力支撑。

(二)数字化服务业平台内容

平台是数字经济的微观基础,如同工厂之于工业经济。通过夯实数字经济发展的微观基础,能有效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针对高端制造业的特点,为更好地服务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长三角应通过打造价值链整合为底座、以创新力溢出为动力、以功能性支撑为保障的数字化服务业三大平台,形成提升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能级水平的强大合力,服务长三角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升级。

1.基于价值链整合的数字化服务业平台。一是供应链数字化管理服务。推进供应链数字化管理服务,打造多元化新型供应链数字化管理平台。重点面向生物医药、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先进材料、时尚消费品等产业,提供专业化、一体化的供应链数字化管理服务。支持第三方物流企业与制造企业通过数字技术开展外包合作,以数字技术引导物流、快递服务高效融入制造业采购、生产、仓储、分销、配送等环节。二是总集成总承包数字化服务。提供数字化系统解决方案,包括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安装调试、交付使用、故障诊断、维护检修、回收利用等全链条进行数字化转型。引导企业增强咨询设计、远程运维、项目运营管理等数字化服务能力。拓展智能制造系统集成服务和信息技术集成服务,在数字化应用场景和领域提供“硬件+软件+平台+服务”的数字化集成系统。三是制造业电商服务。面向制造业重点产业、重点环节,打造行业级、通用型的制造业电商平台。同时,加强制造业应用的软件研发,推动制造业企业与软件信息服务商深度合作,提升制造业生产、经营、管理全过程的数字化水平。鼓励企业发展以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等为核心的信息技术服务,并以信息技术服务提升企业的咨询设计、集成实施、运行维护、测试评估、信息安全等数字化服务水平,加速制造业电商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发展。

2.基于创新力溢出的数字化服务业平台。一是数字研发和数字设计服务。引导研发企业与制造企业开展紧密合作,提供数字化的需求分析、创新试验、原型开发等服务,开展基于数字技术的定制化研发、嵌入式研发和系统性研发等。深度融入全球设计网络,加速建设全球数字设计资源要素交流平台。发挥长三角工业设计、建筑设计、服务设计等优势,突出设计服务的数字化应用,搭建长三角设计服务的C2M(从消费者到生产者,Customer to Manufacturer)

平台。二是检验检测数字认证服务。加快发展数字化的第三方检验检测、认可认证等服务,重点面向生物医药、人工智能、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先进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展开。特别是,加快检验检测认证数字化转型,探索发展“互联网+检验检测认证”新业态。积极参与国际检验检测标准制定,包括数字认证服务,深化国际互认体系建设。三是智能运维服务。以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为契机,引导专业维修服务向流程化和平台化的智能运维服务转型。在汽车、船舶、飞机等装备维修领域,着力破解数据共享、应用衔接等技术难题,运用故障知识库对装备运行状态进行综合分析,实现AR、VR远程诊断,提出高效的维修指导,建设产品数据采集、智慧识别、实时定位、远程监控和在线诊断等智能运维服务平台。引导制造业企业跨领域、跨地域协同,建立大数据联盟等产业链合作组织,实现智能巡检、隐患预警、设备档案云端化存储查询管理等全生命周期自动化运维管理。

3.基于功能性支撑的数字化服务业平台。一是节能环保数字服务。培育基于数字技术的节能环保监测评估技术服务、运营管理、工程咨询、展示交易等专业服务机构。打造“互联网+节能”模式合同能源管理综合服务平台,推动碳交易、碳资产管理等发展。加快发展契合集成电路、生物医药等特殊生产制造环境所需的数字化室内洁净技术,提升高端制造全生命周期洁净服务能级。二是数字化专业服务。推进与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相关的法律、会计、审计、咨询、信用、公证、标准、知识产权等专业服务业发展,培育一批具有全球服务能力的数字化专业服务企业。加强数字化专业服务企业“从战略到执行”的综合服务能力建设,推动数字化专业服务的标准化。三是数字人力资源服务。推进数字技术与人力资源服务、职业教育培训的深度融合,鼓励线上职业教育培训产品开发、模式创新,推广在线职业教育培训和职业技能评价、云端培训服务等。例如,通过数字化服务在云平台部署操作员仿真培训系统(AVEVA OTS),学员可以在数字工厂进行与现实几近等同的操作,由此提前熟悉设备和流程,缩短工厂建成后的培训及投产周期。

(三)数字化服务业创新模式

数字化服务业通过数字技术给制造业企业从产品设计、研发业态和资源配置等企业营运主要环节带来“全流程”的模式创新。

1.产品设计深度创新。数字技术带来消费者认知的变化,消费者对产品拥有更多的参与权和表达权,要求产品设计更具个性化、互动化、内容化和场景化等深度创新。这对产品设计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企业必须快速响应数字技术带来的消费者认知变化,从产品供给端迎合消费者的认知与需求,进行产品设计深度创新。

2.研发业态模拟创新。高端制造的特点是企业的研发往往需要一个配套的制造中试线,来完成小批量的产品制造和验证。也就是说,与传统制造业相比,高端制造业的业态发生了变化,要求研发制造在一定体量、一定范围内一体化。以往,这必须建设制造中试线的实体车间,不但成本高,而且耗时长。通过数字化服务业提供的数字孪生技术,可以实现研发业态模拟创新,即先在数字世界进行产品模拟,再在现实世界快速响应,对各项参数进行分析和优化,从试验验证到模拟择优,提供了有利于精准研发和提升产品创新速率的创新模式。

3.资源配置驱动创新。在数实融合背景下,制造业企业的资源配置更多依靠数据驱动,通过数据驱动来完成新产品设计、研发与上市,品牌与分销,运营周期分析等主要环节。这势必极大提升企业资源配置的速度和效率。未来,制造业企业只有通过精准和高效的数字化资源配置才能增强企业的竞争力。

(四)数字化服务业空间布局

近年来,全球以金融、物流、通讯和数字化服务等为代表的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迅速。长三角要加快打造数字化服务业空间布局。

1.全球城市—区域空间结构。全球生产性服务企业空间布局呈现出“制造基地—生产性服务企业”的集聚模式,即在制造业基地周边大量布局生产性服务企业,并呈现出区域网络体系结构,形成了生产性服务企业所特有的全球城市—区域空间结构。为此,长三角应利用高端制造业企业基地,促进数字化服务业企业在其周边布局。

2.充分依托特有优势。长三角区域可以打造以上海为龙头,引领苏南城市群(以南京、镇江、苏州、无锡和常州为核心)、宁波都市圈(以宁波和湖州为核心)和合肥都市圈(以合肥为核心),形成四个高端制造业集聚基地。长三角可以依托这四个基地的制造业优势,布局相关数字化服务业。例如,上海位列2022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城市,主要聚焦汽车的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和共享化以及智能传感器、物联网等产业。为此,围绕智能网联汽车和电动汽车制造产业,上海数字化服务业可以在汽车大数据、汽车云计算、汽车区块链、汽车物联网、汽车人工智能等领域形成强力支撑,通过数字技术服务相关车企,赋能上海汽车产业数字化转型。再如,苏南城市群作为我国重要的氢能示范城市群,可以以绿色制氢装备为切入点,通过数字孪生技术加快向氢能“制、储、加、用”全产业链延伸,为全球客户提供高端绿氢装备及氢能综合利用系统解决方案等。

三、以数字化服务业推动长三角数实深度融合的实践探索

数字化服务业推动数实深度融合发展需要测试、展示和合作的承载空间。具体而言,通过打造数字化服务业的临港新片区创新测试载体、进博会全球展示载体、长三角协同合作载体,这三者可以互为补充,从而形成强大合力。打造“创新测试—全球展示—协同合作”的数字化服务业承载空间,形成数字化服务业推动长三角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实践探索的主阵地。

(一)打造创新测试载体

推动长三角数实融合,必须打造更多数实融合技术和测试载体。如作为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的自贸试验区,上海临港新片区正重点开展数字孪生城建设、国际数据经济产业园建设等工作,数实融合正向纵深发展。数字化服务业已成为赋能临港新片区智能制造、智能网联等数实融合的强大推力。以数字孪生城建设为例,2022年9月,临港新片区发布了《临港新片区数字孪生城建设行动方案(2022—2025年)》,明确到2025年初步建成临港新片区数字孪生城市框架,包括完成50个以上数字孪生路口升级,汇聚300个路口的智慧交通感知数据,打造物联感知与视频汇聚平台,强化城市大数据服务平台,打造“虚实融合”校园,建设“一盘棋”数字孪生社区等。以数字孪生技术为代表的数字化服务业正在临港新片区积极实践,生动展现数字孪生技术在城市建设、智慧交通、城市治理、产业招商等城市场景中的应用实践。数字孪生技术运用的关键基础能力运用到城市建设场景、智慧交通场景、城市治理场景和产业招商场景之中,将极大提升临港新片区数字孪生城市的建设进程,数字孪生技术在临港新片区率先进行创新测试,将成为数字化服务业大规模服务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的先行样本。

(二)打造全球展示载体

全球展示最好的样本为已成功举办了六届的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以下简称“进博会”),作为“一展汇全球”的平台,实现了以数字化服务业推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的全球展示。进博会的企业商业展设置了食品及农产品、汽车、技术装备、消费品、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服务贸易六大展区,每个展区内相关企业通过数字化服务业向全球展示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的强大力量。以2023年11月举办的第六届进博会为例,霍尼韦尔公司推出智慧园区低碳运行的数字化解决方案,针对园区用电用能情况,实现低碳运行和可视化管理。结合一天里用电的特点,帮助园区制定不同的策略,如健康、空气品质、节能、柔性响应等方面的策略,帮助楼宇实现精细化管理;ABB公司为智慧工厂提供数据化服务方案,该方案能够将原来离散的数据采集过程集中化、可视化,从而实现智慧化生产、协同化运营、预防性维护,做到数智化协同,可持续发展;英特尔公司推出的“无界”虚拟门诊室服务,利用计算机视觉和人工智能技术,不仅使数字医生能够远程实时执行真实医生的指令,还为医患双方提供直观、流畅、实时交互的多视角视频交流体验等。可见,进博会提供了数字化服务业全球展示的平台,这些丰富的数字化服务解决方案,推动了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并通过不断外溢的“进博效应”产生进一步的放大、叠加与倍增效应。

(三)打造长三角协同合作载体

长三角三省一市以数字化服务业协同合作,共同推进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可以重点围绕数字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数字产业联动互补、数字科技联合攻关、数字治理高效协同、数字成果互鉴互促、数字文明共建共享六个方面展开。长三角各地通过聚焦各自转型发展的重点领域,进行数字化服务业分工协作,成为数字化服务业推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的协同合作区。例如,江苏以数实融合推动制造业向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方向迈进,重点发展数字研发与数字设计服务、智能运维服务等数字化服务业;上海聚焦绿色低碳、元宇宙、智能终端三大“新赛道”,重点发展高端云协同、数字孪生等“新赛道”相关的数字化服务业;浙江消费互联网的产业竞争力位居国内第一梯队,为此,浙江以数字化服务业打造首批11个跨部门场景化多业务协同应用之一的“浙冷链”,已走出浙江,落户长三角;安徽以数字化服务业加强长三角工业互联网安全保障,安徽羚羊工业互联网平台与杭州安恒信息在长三角工业互联网峰会上进行战略签约,携手打造全国首个工业互联网数据安全保险等。通过空间载体,将进一步加快数字化服务业推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的步伐。长三角可以将数字化服务业实践探索的空间载体与国家战略或平台相结合,进一步强化数字化服务业推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效应。

结语

数实融合的关键在于产业数字化,产业数字化的关键在于生产性服务业的数字化,生产性服务业数字化的发展前沿在于数字化服务业。通过大力发展数字化服务业,能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的速度,推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现阶段,长三角利用数字化服务业对制造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的改造,以制造业转型升级带动数实融合深度发展,将成为持续推动各类要素跨区域自由流动,实现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取得重大突破的强大力量。

参考文献:

[1]陈雨露.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理论探索[J].经济研究,2023,58(09):22-30.

[2]洪银兴,任保平.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内涵和途径[J].中国工业经济,2023(02):5-16.

[3]胡西娟,师博,杨建飞.中国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驱动因素与区域分异[J].学习与实践,2022(12):91-101.

[4]江小涓,靳景.数字技术提升经济效率:服务分工、产业协同和数实孪生[J].管理世界,2022(12):9-26.

[5]Rindfleisch, Aric;O'Hern, Matthew;

Sachdev, Vishal.The Digital Revolution, 3D Printing, and Innovation as Data[J].Journal of Product Innovation Management,

2017(5):681-690.

[6]Oberg,Christina;Shams,Tawfiq;Asnafi,

Nader.Additive Manufacturing and Business

Models:Current Knowledge and Missing

Perspectives[J].Technology Innovation

Management Review,2018(6):15-33.

本文系上海财经大学2023年服务上海行动计划“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上海经验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何骏系上海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副教授、博士生导师;连欣燕系上海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责任编辑:易玉洁】

社科

最新期刊

第六期

江南论坛期刊2024年

在线预览

电话:0510—80908055  0510-80908053   邮编:214000   地址:无锡市滨湖区雪浪街道南象山路2号
备案号:苏ICP备12063891号-1 推荐使用IE9及以上浏览器 技术支持:无锡跨度数据科技有限公司  0510-85749979